3D动漫精品啪啪一区二区免费,日韩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国产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

      <thead id="gv7f7"><del id="gv7f7"><video id="gv7f7"></video></del></thead>

      1. <thead id="gv7f7"></thead>
         
        歡迎光臨陜西暢億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0917-3126000
        新聞動態
        攜手共創數字化企
        《個人所得稅制與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同行》
        來源: | 作者:sxchangyi | 發布時間: 2020-09-10 | 1276 次瀏覽 | 分享到:

        蔣震


        縱觀改革歷史,個人所得稅制改革的基本邏輯是,它始終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進程相適應,順應市場經濟體制的階段性變化。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開啟了經濟社會轉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不斷深化,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生產力。這個過程中,幾乎所有經濟社會制度都伴隨著經濟體制轉型而主動變革,個人所得稅制亦是如此。自1980年9月10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并頒布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算起,40年間,個人所得稅經歷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二元到一元的歷程,在籌集財政收入和調節收入分配差距等方面的功能作用不斷增強。

        縱觀改革歷史,個人所得稅制改革的基本邏輯是,它始終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進程相適應,順應市場經濟體制的階段性變化,主動實施稅制改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演變的一般規律告訴我們:市場經濟體制的核心是產權制度和分工體系,經濟體制改革的過程就是不斷賦予并完善微觀主體財產權利的過程。

        經濟體制改革啟動并不斷深化,自然人不斷擁有了自主的財產權利體系,成為獨立的市場主體,傳統計劃經濟體制的“單位+個人”的社會結構得以松動,自然人開始在多種所有制形式下憑借自己的聰明才智,作為勞動要素參與到市場分工、交易過程,獲得市場收益并形成“所得”。隨著經濟發展階段的不斷變遷,市場交易形式逐漸變得復雜,一部分人進入企業成為雇員而獲得勞動報酬,另一部分“自立門戶”成為獨立主體獲取經營所得,還有部分人憑借自身財產就能夠獲得財產所得,等等,由此個人“所得”的形式日趨多元化。

        為了適應市場經濟體制改革進程和所得類型更加多元的現實狀況,1986年1月,國務院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個體工商戶所得稅暫行條例》;1986年9月,國務院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收入調節稅暫行條例》。分稅制改革期間,我國對個人所得稅制進行了大規模完善。1993年10月,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通過《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的決定》,上述三部法律法規實施合并,這部法律中個人的應稅所得被分成11類。此后,個人所得稅法分別在1999年、2005年、2007年、2011年經歷五次修訂,但這些修訂主要是稅法要素的微調,基本沒有改變個人所得稅的分類稅制框架。直到2018年,個人所得稅法進行修訂,新個人所得稅法將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和特許權使用費四項所得納入綜合計征范圍,實現從分類稅制向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重大轉變,在我國稅制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這是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斷改革的必然結果。

        個人所得稅制的40年改革過程,又是“內外”“城鄉”二元走向一元的過程。改革開放之初,整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著資本短缺的困境,憑借我國豐富的勞動力資源稟賦,大規模引進外資并發展出口導向型的產業體系,成為經濟建設的重要策略。隨著國外的人才、技術、資金進入我國,“三資”企業在我國“遍地開花”,為了更好地適應這種發展格局,改革開放之初,我國個人所得稅制具有“內外”二元的特征,對境外個人和境內個人分別適用不同稅制。這個時期個人所得稅的主要功能在于服務整體經濟增長戰略,在調節收入分配差距方面的作用非常有限。

        在外資的大規模帶動、影響下,我國內資企業通過借鑒、消化、吸收國外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依托于國內廣闊的市場,不斷發展壯大,大量的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成為市場主體,開始與外資企業同臺競技。為了更好地發揮稅制在促進公平競爭方面的作用,個人所得稅制在1993年個人所得稅法修訂中實現內外統一。

        與此同時,經濟體制轉型的過程也是從城鄉分割走向城鄉統一的過程,整個生產要素的空間布局發生巨大變化,傳統農業要素全面納入現代產業體系,城鎮化水平不斷提高,商品和要素在全國市場體系內自由流動,個人所得稅制逐漸從城鄉二元走向一元。

        站在未來看現在,個人所得稅制改革仍然在繼續深化。個人所得稅本身的特有屬性決定了其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過程中具有無可替代的作用,特別是增強全體社會成員的國家意識和互助情懷,更好地體現社會公平正義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筆者認為,深化個人所得稅制改革應實現社會活力和公平正義的有機融合,鼓勵社會成員積極通過自身勞動滿足美好生活需要,全面提升全體社會成員創造社會價值和財富的能力,“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對“不勞而獲”的社會利益分配增加稅負。

        同時,筆者認為,個人所得稅制應充分考慮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必要生存成本,科學測算必要費用扣除標準,逐步擴大納入綜合計征的所得范圍,逐漸增加納稅人數量,顯著提高高收入群體對個人所得稅的貢獻度,最終實現“普遍征收”。更好地權衡勞動與資本所得之間的稅率平衡,提升稅制的國際競爭力。更重要的是,將個人所得稅放置在優化整體稅制結構的目標下謀劃改革,逐步提高個人所得稅等直接稅比重,增強稅制的累進性,與增值稅等間接稅改革相配合,形成“有增有減”的稅制改革格局。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

        鏈接:個人所得稅制與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同行

        3D动漫精品啪啪一区二区免费,日韩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国产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